10张图让你了解生物制药企业并购、I/O和生物仿制药的威胁

摘要: 在2017年夏天即将结束时,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 Inc.)以119亿美元收购风筝医药公司(Kite Pharma)及其CAR-T技术,打开了生物技术领域企业并购(M\x26amp;A)的天窗。

11-08 22:07 首页 新康界

在2017年夏天即将结束时,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 Inc.)以119亿美元收购风筝医药公司(Kite Pharma)及其CAR-T技术,打开了生物技术领域企业并购(M&A)的天窗。

一天之后,竞争对手诺华公司的CAR-T 疗法Kymriah(tisagenlecleucel)获得了美国FDA里程碑式的上市批准。这一收购和上市审批促使生物技术股票急剧上涨。

然而,整个行业的并购活动其实相对平静,除了6月强生公司以300亿美元收购瑞士生物技术Actelion公司之外,2017年再没有其他重大的交易。

2017年前后生物技术重大企业并购事件

来源:Ned Pagliarulo/BioPharma Dive

Evaluate Pharma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生物技术领域并购的总交易数量和总交易金额均下降至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顶尖的生物制药企业绝不缺乏资金,但似乎都在观望。吉利德收购风筝可能会消耗大量的现金储备,而许多有相当可观现金持有量的公司仍然按兵不动。

大型生物制药企业的现金持有是潜在的并购力

*不反映吉利德与风筝的交易

(现金和短期投资金额,十亿)来源:Ned Pagliarulo / BioPharma Dive,公司资料

新药定价不断推迟可能是阻止更多行业新交易发生的原因之一,政府付款人在要求更高回扣和药物折扣方面变得越发积极。利润率低于预期,可能会削弱大公司并购时溢价的意愿。

可能更重要的是,生物技术在引起最多关注的治疗领域变得越来越昂贵。

生物技术在肿瘤治疗方面是最昂贵的,临床上的快速发展以及极具吸引力的商业回报带动了整个行业的兴趣。

2016-2017年,重大生物制药收购事件的交易溢价超10亿美元

[交易价超过收盘价(溢价)%]  

来源:Ned Pagliarulo / BioPharma Dive,市场数据

例如,日本武田制药公司在今年1月份以每股24美元收购了Ariad Pharmaceuticals,Inc及其癌症药物,价格比该公司前一天股价高出75%。

7月份,赛诺菲研发主管Elias Zerhouni在讨论业务发展时表示:“目前真的难以证明估值是正确的。”2016年,赛诺菲试图收购癌症领域专家Medivation公司,公开招标战争最终败给辉瑞。辉瑞以每股81.50美元的价格收购了Medivation,交易价格是收购传言首次浮出水面时的两倍多。

从更广的角度看,纳斯达克指数(NBI)自年初以来上涨了23%以上,反映了行业股票的涨幅。

从2017年1月以来,NBI保持上涨态势,但仍低于2015年夏季的最高值

(每股收盘价

来源:Ned Pagliarulo / BioPharma Dive,市场数据

此外,并购的另一障碍是企业对于税收改革前景持续不确定性的担忧,这对于数百亿美元市值的行业是个关键问题。

辉瑞首席执行官Ian Read在8月份与分析师的电话中说:“现在我相信,我们需要通过税收改革与否来了解市场价值。”



免疫疗法的时代



行业对于癌症治疗的兴趣要比免疫肿瘤学更为明显。百时美施贵宝Opdivo(nivolumab)和默克公司Keytruda(pembrolizumab)的快速商业成功已经迅速将这两种药物都转化为重磅产品。

Keytruda销售收入快速追赶Opdivo

(产品销售额,百万$)

来源:Ned Pagliarulo / BioPharma Dive,公司数据

另外还有三款肿瘤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产品——罗氏公司Tecentriq(atezolizumab)、辉瑞和默克的Bavencio(avelumab)和阿斯利康公司的Imfinzi(durvalumab)也已经加入了Opdivo和Keytruda的市场争夺。

每个制药企业都在快速扩大药物的市场份额,特别是在商业机遇最大的肺癌方面。默克在肺癌一线治疗方面的临床成功帮助Keytruda迅速追赶Opdivo的整体销售额。

截至2017年第二季度,Keytruda销售额在不用癌症种类中的分布

来源:Ned Pagliarulo / BioPharma Dive,公司数据

同时,开发领导性检查点抑制剂的重要性正在逐步显现,7月底,由于阿斯利康的Imfinzi未能通过MYSTIC研究获得的首创,这家英国制药商的市值损失了100多亿美元。

MYSTIC试验失败导致阿斯利康市值蒸发上亿美元

(每股价格,$)

来源:Ned Pagliarulo / BioPharma Dive,市场数据

而癌症免疫治疗正在超越检查点抑制剂的局限,向更广阔的空间探索,目前有数百种正在进行的药物组合研究测试新的药物配合产品。而吉利德收购风筝以及Kymriah的批准,则展现出T细胞疗法的商业化发展。



生物仿制药开始威胁到顶级生物制剂



虽然癌症治疗可能是生物制药行业最热门的领域,但世界畅销药物排名前几位的仍然是用于慢性炎症疾病的生物制剂。艾伯维的Humira(阿达木单抗),强生与默沙东联合开发的Remciade(infliximab,英夫利昔单抗)以及安进的Enbrel(etanercept)2016年在美国销售都超过了50亿美元。

然而,随着专利药物开始接近其专利到期日,生物仿制药的竞争将迅速分食重磅炸弹药物的特许经营权。例如,默克在美国市场以外的Remicade销售收入已因多个生物仿制药上市而被削弱。

生物仿制药吞食Remicade在欧洲的销售额

(百万,$)

来源:Ned Pagliarulo / BioPharma Dive,公司数据

随着更多生物仿制品得到批准和上市,生物制药企业或将感到沮丧。但由于更高的开发成本和更大的市场进入壁垒,生物类似药的折扣看起来可能会小于化学仿制药的减价幅度。

2016年10月,辉瑞公司推出了Remicade的生物仿制药Inflectra(infliximab-dyyb),价格是在Remicade批发采购成本(WAC)上折扣15%,制药商强调回扣和折扣付款方式意味着支付的实际价格更低。

Remicade生物仿制药价格更低,但强生尚未被动摇

(100mg药物的价格,ASP vs. WAC)

来源:Ned Pagliarulo / BioPharma Dive,公司数据

*Renflexis没有可用的ASP。平均销售价格(ASP)是指扣除回扣,制药商报告给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的价格,动态变化。

在此形势下,默克以35%的大幅折扣开始销售其与三星Bioepis合作的Remicade生物仿制药Renflexis,进一步增加了对Remicade原研药的竞争威胁。

不过,较低的价格可能不会很快转化为市场份额。强生期望逐渐转向更便宜的产品,并与付款人签订合同以排除生物仿制药。

辉瑞在一份Inflectra的上市声明中表示:“尽管强生近期价格上涨,但在商业保险领域,我们价格较低的Inflectra并未获得与Remicade平等的权益,仍处于不利地位。”Inflectra的报价现在更接近Remicade价格之上20%的折扣价。

虽然强生是第一个从众多生物仿制药竞争产品中突围的顶级品牌,但相比行业中的其他企业,强生所面临的风险相对较低。

艾伯维和安进两家公司一半以上的生物药总收入都面临着生物仿制药的威胁。罗氏的系列畅销生物药也即将面临威胁。

生物仿制药竞争威胁着生物制药企业的收入

(生物仿制药对公司收入威胁的风险%)数据针对已批准或已提交的生物仿制药

来源:Ned Pagliarulo / BioPharma Dive



内容来源:新浪医药

声明:该文章系转载,登载该文章目的为更广泛地传递医药市场信息,不代表新康界赞同其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 精彩回顾—

交易事件:医药投融资一周回顾

点击上图阅读文章




首页 - 新康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