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刚、朱啸虎、周亚辉:不怕BAT的网红投资人

摘要: 谁也没想到。

11-08 06:57 首页 互联网圈内事

不久前,一篇文章《人民想念周鸿祎》把红衣教主树为挑战BAT垄断的英雄,说到很多人心里去了。

 

谁也没想到,周鸿祎之后,除了桀骜不驯的美团王兴,接棒的却是这一小拨投资人。


这三个月以来,周亚辉、朱啸虎、曾李青、郑刚……这一小拨天使投资人突然从幕后蹿到前台,他们口无遮拦、嬉笑怒骂,甚至到处点火,成为挑战霸权的风云人物。

01



8月8日,在得知锤子手机可能获得10亿融资后,锤子手机的天使投资人紫辉创投郑刚大喜,以至于在朋友圈狂喷阿里:

 

(锤子)差点被阿里巴巴害死;以后创业公司不要找阿里融钱;(投资这件事上)没啥BAT不BAT的。

 

炮火猛烈的他一下子出了名。

 

据2015年数据,紫辉前后投资锤子共计2个亿。而郑刚个人对锤子的投资更是超过了1个亿。


他甚至因为锤子抵押过房子。

 

锤子从发不起工资,到如今拿到新融资,等于找回一条命,他激动点似乎理所当然,毕竟投了那么多钱呢。

 

为了锤子,拔刀相助,这不是第一次。

 

郑刚经常在微博和锤黑论战,脏话连篇。



为了捧锤子,最近他(改了微博名)更是把老罗抬高到世界级企业家的高度。

 


类似吹捧的话经常出现在他的微博和采访中,比罗粉更罗粉。


投资人如此卖力相当少见。


似乎就像他说过的,和锤子到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程度。


印象中,那些老牌投资大佬一般都很低调。

 

比如红杉资本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都是出了名的低调。


沈南鹏参加公开活动一般是轻轻地来、轻轻地走,跟徐志摩的诗一模一样。


今年,他参加一个创业者比赛,被媒体逮住后直言,不想抢创业者风头。一代宗师的即视感。

 

张磊更是如此,奉行的投资哲学就叫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显然,郑刚不是这样的人。


老实说,阿里没有把钱投给锤子,这确实是商业行为,没什么指摘。如果过程有点瑕疵,那比锤子委屈的公司多了去了,也不见他们坑一声,一个创业公司委屈什么呢?


其实,阿里对锤子还是有帮助的。在最早的投资人中,除了罗永浩的好基友唐岩,就是阿里的人了。

 

一个是吴泳铭,阿里十八罗汉之一,现任阿里健康董事会主席。


锤子刚成立的时候,他投了11.6万元。2012年3月,他又投了900万元。他还是锤子科技董事会成员呢。救锤子他也有份。

 

还有一个是盛一飞,也是阿里十八罗汉之一,最早的时候也投了几万块。

 

阿里要投锤子估计也少不了他们俩的关系,不管郑刚怎么喷,罗永浩肯定不会说一句怨言。

 

当然,郑刚有足够资本傲娇,不管是对阿里巴巴,还是对罗永浩。

 

2011年,郑刚创立紫辉创投,第一个投的项目就是陌陌。一战成名。

 

一个小女孩偶然间向他推荐了陌陌,他用后立马飞去北京和唐岩见面,在短短五分钟内,敲定成为陌陌天使轮的唯一投资人。


这是他经常提起的传奇故事。


和追捧锤子一样,郑刚也同样卖力追捧陌陌。


在陌陌上线一个月之后,郑刚给陌陌做出了1000万美金的估值。震动业内。

 

陌陌被斥为约炮软件,他还放出脏话:他妈的说实话我觉得约炮就是个伪命题,说实话,我们认识男女朋友包括父母,其实人生就是一个约炮的过程。


红杉资本长期持有大众点评、奇虎10多年之久,持有美团、京东7年以上,谁见沈南鹏说什么了吗?

 

滴滴与快的合并、携程与去哪儿合并、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美丽说和蘑菇街合并,还有滴滴收购Uber中国,都有高瓴资本的身影,人家张磊又说了啥呢?


这又是郑刚的与众不同之处了。

 

2012年07月,阿里和老牌投资机构经纬创投等入局,陌陌估值已经到1亿美元,郑刚卖掉一部分,赚得盆满钵满。

 

成功后,郑刚也不闲着,经常出面接受媒体采访,讲自己的成功史、投资心得,天天讲、月月讲。

 


在BAT没有染指的时候率先入局,等到后来阿里想投资陌陌,郑刚就有了十足的话语权,也就有了今天这段牛气冲天的话:

 

阿里巴巴当时想进陌陌的时候,阿里的张洪平找我两次,聊得很好,他们希望在社交上补一颗棋子,我当时也的确觉得阿里巴巴不错。但是经纬也是陌陌的重要股东,经纬的LP里面有一家是阿里的竞争对手,我担心经纬不同意,就放话说如果经纬要阻拦,我就投反对票,在我的坚持下,阿里巴巴才进来的。赚了这么多钱,他们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打电话连人都找不到。

 

这不羞辱阿里吗?阿里这脸算是丢大了。

 

总结一下投资人郑刚的特点:

 

看中了一个项目,在其他人都没有动手时,就迅速决定投资,就一个快字。

 

要投资就重金投资,绝不蜻蜓点水。

 

在投资后,调用各种资源,高调为投资项目站台、发声,甚至和人撕逼,造足声势。

 

成功后大肆渲染。


这是郑刚的投资特点,俨然是一位网红。


沈南鹏的自我定位是副驾驶,他说,我们会提醒他们(创业者)哪里会堵车,哪里有障碍物,但最终开车的还是他们自己。

 

张磊早就说了,做企业还是以创始人和管理层为主,没必要对外发声。

 

他们肯定想不到,投资人在今天会变成这副模样。


02


把投资人做成网红不只郑刚一个人。


6月19日,朱啸虎和马化腾在朋友圈“对撕”两小时,和今天的事如出一辙。

 

马化腾指出,共享单车应该用智能锁。朱啸虎反驳说,完全没必要。

 

马化腾强调,非智能机肯定要废掉。朱啸虎却大笑:哈哈,性价比最优才是好方案。

 

马化腾气不过,直言没必要因为自己投资了就歪曲。朱啸虎则淡定回应,1年后再看。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朱啸虎面对马化腾,丝毫不落下风。

 

郑刚有陌陌这样的得意之作,朱啸虎则有滴滴。这是他们骄傲的资本。

 

2012年11月,我看到滴滴打车,就在微博上约程维聊一聊,见了他聊了半个小时发现,程维团队确实想得很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团队的士气包括过去的BD和地推经验正好匹配这个业务,所以谈了半个小时就基本定下来了,程维提的条件我们完全答应了。

 

是不是听着非常熟悉呢?和郑刚投资陌陌的情况如出一辙。

 

2013年4月份,滴滴接受腾讯的B轮投资,朱啸虎比腾讯早一轮。如果朱啸虎哪天和腾讯闹掰,受委屈了,他完全可以套郑刚的话,数落腾讯。

 

投完后当然也是站台。

 

朱啸虎:Uber为何赢不了滴滴?

朱啸虎:我为什么认为神州专车是典型的伪共享经济

 

朱啸虎频频接受媒体采访,在实力、商业模式上彻底否定竞争对手,比起郑刚,朱啸虎更加文明。


还有就是周亚辉,同样是一个类型的。


投映客的时候也是一个快字,而且更快。他同样给自己标配了一个传奇故事。

 

他经人推荐后下载映客,连玩三小时后沉迷。三天后,他在微信中和映客CEO敲定投资,连面都没见过。2小时内,周亚辉就把1000万给别人打过去了。

 

激进的投资后面是更激进的站台。


不仅卖力鼓吹直播风口论,在映客卖身宣亚国际之时,周亚辉仍然鼓吹说,映客不是卖掉是资本化,利润超乎想象。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03


突然,这三人耀眼地出现在我们面前,风头盖过很多互联网大佬。


显然这三人属于一类人,属于网红投资人。


他们都敢为人先,往往喜欢重金杀人新项目,投入后会使出浑身解数为项目站台,成功后还不忘鼓吹自己,给自己贴金。


关键的是,他们的鼓吹能力甚至比他们的投资能力还要强。


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人也惺惺相惜,周亚辉曾颇自信地说


如果有一家创业公司,天使能够拿紫辉的钱,A轮拿朱啸虎的钱,B轮拿我的钱,C轮拿到红杉的钱,那绝对是一个完美组合。我敢说,这样的公司,应该绝对会成功。


仿佛听到这样的独白:去他的BAT、TMD,我们仨才是主角。


BAT、老牌投资人,包括互联网圈的大多数人肯定想不到,继网红企业家们指点江山后,新品种网红投资人如今已然登上历史舞台,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阻击了BAT。


哦,不,是给AT添堵。


首页 - 互联网圈内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