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届的作家,真是让人担忧啊

摘要: 狗咬狗,一嘴毛,咦,这个咬字用得真是好

11-14 01:19 首页 花花世界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文/徐微

号/playworldallbird


看了青年作家李枫——此处就不加老师了,实在喊不出口——写的《关于郭敬明。致所有人》

深深地为这届作家的写作能力感到担忧,也为当代年轻人的阅读审美表示哀悼。

 

师徒反目,历来有之。闹到难堪的,前面有曹云金之于郭德纲在前,不过曹云金历数出来郭老师的“七宗罪”里,扯来扯去也就是钱那点事,没一条能有李枫跟郭敬明这么劲爆的。

当然了,就郭德纲老师那中年油腻的直男老脸和肥硕身板,你真要说他混gay圈,也没人肯信啊。

 

这gay不gay的性取向的事人各有志,勉强不得,台湾同性婚姻都合法化了,说明社会还是逐步宽容的。

你乐意男欢男爱,只要你们两情相悦,也没碍着旁人,可这牵涉到性骚扰和性侵犯就不一样了,立马就落了下乘。

 

当然,无论是曹云金,还是李枫,时隔多年再把当初那些腌臜事翻出来说,痛陈自己当初受到了多么大的委屈,这事本身就显得很是可疑。

 

出来混,不管是上班也好,签约也罢,还是拜师学艺,归根到底就是个利益交换,说俗点就一个字:卖。卖技能换钱,卖身葬父,都是这么个理。

就像我招人时候老问,你想要什么我很清楚了,那我现在的问题是,你能给公司带来什么?

在我们天秤座看来,人生是公平的,秤的左边放多重的砝码,右边也得放多重才能平衡,哪头轻点重点了,就翻车了。

 

所以当初甭管你是靠卖写作能力还是卖屁股,起码当年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秤上掂量了一下,还是觉得值得的,划算的,有利可图的,前景还是可期的。

所以才能强忍悲痛上阵,各地签售,与老板一副其乐融融的做派。

 

多年以后,也许是自己发达了,觉得难以面对昔年傻逼的自己;也许是仍未发达,觉得自己白白卖了那么多年,老板画的大饼却迟迟进不了嘴……

愤懑之心兴起,心内把自己幻化作那卧薪尝屎,哦,不对,是尝胆的越王勾践,多年的隐忍都是为了今天反戈的这一下,爽吧?弑君者。

 

不管怎么样,当初你还算是既得利益者吧?

吃光了抹净了,现在掀桌子不认人了,嫌当初那碗里有只死苍蝇了,早干嘛去了你?

那会你可是有口饭吃就能感激流涕的人啊。别觉得自个就是那为了千秋大业隐忍潜伏的余则成,人家那大业是为了全国人民的幸福生活,你的大业就是自己个的荣华富贵,那能比吗?

匹夫一怒,还能血溅五步,请问你当时溅了吗?还是贱了?若是当时贱了,现在要雄起了,觉今是而昨非了,想重新做人了,呵呵。

 

若是性骚扰,怎么说也是血性男儿又不是弱质女子,拍案而起的勇气总还是有的吧?

若说到性侵犯,以李枫183的身高体量,对决郭小四那……咳,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小身板,谁侵犯谁都还不一定呢。那,难不成是下了药?

 

我们在很多时候面对很多事情时其实都是很怂的,人怂就得认,挨打要立正,谁都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时候,打落牙齿和血往肚里吞,不丢人。

做人要光棍,押注了输钱了就得给,赌不起就别上场,上场了就别想着能全身而退,谁还没个输光底裤欲哭无泪的时候啊。

多年之后说起来那都是人生的故事,云淡风轻为今天的成功做注脚,微笑着勉励年轻人,人生哪有过不去的坎啊,孩子,活下去。

 

可现在非得搞成人生的事故,把自己的伤疤揭开,流出脓和血来,嚷嚷着,看啊,当初就是他给我搞成这样的。

然后看客们一拥而上,哈哈哈哈,看啊,窥阴啊,看直播啊,大人物的暗黑私生活啊……

跟香港机场摆着卖的那一摞各种什么秘闻内幕的书没啥区别,喧腾一阵,也就过了。

旁人多年后回想起你来,也就是那么点不堪的往事而已了。

 

原本以为,作家嘛,文化人儿嘛,撕个逼是不是总得讲究点,体面点,笔战嘛,古已有之,鲁迅老师且不说了,就算诸葛亮骂王朗,也骂得精彩纷呈的。

这一届的文化人,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当然,话说回来,兴许,他们丫也不算啥文化人。



版权声明:
本文不负责安置你的肉体及灵魂,爱看看,不看滚,别打扰老子飞升。另本公号所有文章版权均归属徐微个人所有,要转载务必请带号,举不举报你看我心情。


苹果手机打赏


首页 - 花花世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