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停转卖、新官上任,老司机梯瓦强力自救,能成吗?

摘要: 梯瓦挽回颓势,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11-07 19:50 首页 新康界

林嘉敏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自新康界(XKJ0101)

三氧化二砷一线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获FDA优先审评,美国Austedo获FDA批准用于治疗迟发性运动障碍……在接连经历一系列糟心事后,梯瓦终于获得了些许安慰,但要挽回颓势,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并购失利,深陷困局

梯瓦的颓势似乎难止,市值疯狂缩水。过去一年,梯瓦股价已经跌去60%,创了十年来新低。本周,梯瓦跌至每股不到20美元,市值191.47亿美元。


股价暴跌有多方面的因素,其中显而易见的是由于并购失利导致债务累累。2015年,作价405亿美元鲸吞竞争对手Allergan旗下非专利药企Actavis Generics,现金支付337.5亿美元,其余部分以价值67.5亿美元的Teva股份进行支付。当年的大宗买卖让梯瓦一跃成为仿制药巨无霸,也让梯瓦背负巨额债务。


可惜天不遂愿,在收购后不久,美国非专利药市场发生巨变:美国监管机构加快非专利药的审批流程,导致仿制药价格下滑,利润率降低;FDA新局长上任后,抨击药价过高,并采取措施控制。


当然,“钱紧”不是问题的全部。在短短几个月内,风雨飘摇的梯瓦经历了生产工厂遭FDA警告、换CEO、贿赂犯罪、调低2017年业绩预期、专利诉讼失败、卖厂裁员、涉嫌操控价格面临诉讼等一系列的动荡,负面消息不断,加上二季度财报收入和利润不及预期,梯瓦的股价从阴跌模式切换成暴跌。


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公司总负债达到567.47亿美元,其中短期债务12.46亿美元,流动负债154.57亿美元,长期负债412.90美元,这对于一个市值不足200亿美元的公司来说的确不小。


成也并购,败也并购?

值得玩味的是,梯瓦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并购史。


中东,久远古老而风情万种,这里曾是世界文明的中心。一百多年前,三个犹太人在古城耶路撒冷通过在骆驼和毛驴背上运输药品起家,逐步建立以色列制药公司梯瓦(Teva)。


1986年,梯瓦收购美国仿制药企业Lemmon Pharmacal,打开了美国市场的大门


2004年,34亿美元收购Sico,拉开布局注射剂仿制药的序幕


2010年3月,50亿美元收购德国仿制药企Ratiopharm,巩固欧洲地位


2015年5月,4000亿日元收购日本仿制药企业Taiyo制药大部分股权


2015年7月,405亿美元收购艾尔健仿制药业务Actavis


2015年10月,23亿美元收购墨西哥Rimsa,进军拉丁美洲


……


依靠不断的收购,梯瓦已经成为以色列唯一一家世界500强国家。2017年挤掉AZ成为全球药企TOP10中唯一一家仿制药企业,业务占全球仿制药市场8%的市场份额,在全球74个国家设厂生产,拥有1000多种产品,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


在以色列,几乎每家每户都以养老金和储蓄计划的方式持有梯瓦的股份。可以说,梯瓦是以色列人的骄傲。


但当前投资人对近况糟糕的梯瓦并不满意。


Copaxone走下神坛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梯瓦的另一个“祸”,是摇钱树渐枯。


Copaxone是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主要用药。毫不夸张地说,梯瓦靠着Copaxone打遍天下。自1996年问世以来,21年的时间里Copaxone为梯瓦最为关键的摇钱树,年销售额达到40亿美元,时至今日,依然占据着梯瓦近20%的收入比例。


2015年,Copaxone20mg剂型专利到期,仿制药开始正面冲击。


很明显,梯瓦一直试图摆脱在这拳头产品上面临的竞争。2014年,Copaxone40mg长效剂型上市,专利保护期到2030年。2016年美国市场的销售数据中,40mg长效剂型达到总处方量的80%。


有意思的是,梯瓦制药素来擅长于挑战其它企业的专利并推出仿制药物,但这一次攻防角色互换。Mylan、Sandoz等竞争对手联手对Copaxone40mg所涉的5项专利提出挑战,今年2月,美国法院判决其中4项无效,剩余1项仍在审理当中。一旦Copaxone专利保护被破,梯瓦的业绩将面临来自竞品的威胁。


新康界早前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全球药物销售额TOP100|排行榜》中,多发性硬化症的治疗药物有7个上榜,Biogene公司占3个。从排名来看,Copaxone排名17,Tecfidera排名19,2017年上半年销售额差距较此前明显缩小,有业内人士分析,Tecfidera在今年超过Copaxone是大概率事件。


2017上半年全球TOP100榜单之MS治疗药物

来源:各公司报表(注:红色字体为预测值)


事实上,梯瓦在过去五到七年内一直致力于为Copaxone寻找替代品。


为了捍卫MS领域的地位,梯瓦把希望寄托在Laquinimod,Copaxone的“接班人”,也由此掉下创新药开发的旋涡。今年5月,梯瓦与其合作伙伴Active Biotech宣布多发性硬化症新药Laquinimod三期临床试验失败,没有达到试验一级终点。而在此前,Laquinimod已经在两个三期临床中栽倒。


Copaxone的生命周期已经接近尾声。但短期内,梯瓦还难以摆脱对Copaxone的依赖。


如何走出困局?


四面楚歌之下,梯瓦正忙于自救。


8月4日,梯瓦临时CEO Yitzhak Peterburg表示,由于仿制药价格和销量下滑的压力,将于2017年关闭或出售6家工厂,并于2018年再出售9家。此外,梯瓦还计划在2017年底前从45个国家撤出,全球裁员7000人左右,完成50亿美元的债务清算。


值得安慰的是,梯瓦三氧化二砷一线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获FDA优先审评。而近日,梯瓦开发的Austedo获FDA批准,用于治疗亨廷顿氏病和迟发性运动障碍,并成为目前唯一获批的治疗该病症的药物,这将有助于提升梯瓦价值。


同时,本周一梯瓦宣布,任命现任灵北(Lundbeck)的CEO,Kaare Schultz为梯瓦的新一任CEO。


对于新任掌门人,梯瓦寄予厚望。梯瓦董事长SolBarer在采访中表示,Kaare Schultz有着非常成功的“逆袭”能力,“他进入灵北时,该公司正面临财务问题,两年里他就将局面反转”。


值得一提的是,在宣布新CEO上任的同时,梯瓦已经正式启动剥离非核心业务计划,宣布将全球女性业务中的Paragard(宫内避孕产品)作价11亿美元出售给CooperSurgical公司,交易还包括梯瓦的专门生产Paragard的工厂,预计2017年年底完成交易。


梯瓦表示,将继续积极寻求其他的资产剥离机会,包括出售其全球女性健康业务中剩余的资产,以及位于欧洲的肿瘤和疼痛业务。预计到2017年底,这些资产的剥离将产生至少20亿美元的出售所得款项。


随着非核心业务的剥离,梯瓦将进一步加强其全球专科药范畴下的核心全球治疗领域,包括中枢神经系统(CNS)和呼吸系统


毋庸置疑,梯瓦接下来还会用更多的方法来挽回颓势,而积极的自救行为,将使其成为头条常客。



— 精彩回顾—


首个中药新药MAH申请获批,我国MAH试点推进情况如何?




点击上图阅读文章



首页 - 新康界 的更多文章: